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瑞金】Chronic tortured to death

预警:

  第三棒时有一些巨人观描写,请务必注意。文章有血腥恐怖描写注意

 

  

第一棒:秀一 @秀一 

 

金一大早就打扮成小恶魔的样子了。

小孩子本就喜欢这些能凑热闹的节目,再加上晚上还能挨街讨糖果,金一副兴致冲冲的模样也不算奇怪。

不过摆在金眼前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他要自己雕好属于他的南瓜灯。

讨糖果用的篮子姐姐已经替他编织好了,之后秋就去解决幼儿园的一些纠纷,诸如嘉德罗斯又提着根扫把追格瑞,嚷嚷着来打架这种事。总而言之,雕刻南瓜灯这件事情也就交给金自己了。

金拿起小刀,皱紧了眉头,使了些劲在南瓜上戳,本以为能画出一条笔直的线却是歪歪扭扭极了。

那海蓝色的眸子呈现出罕见的专注之情,只不过其主人手下雕刻的结果未曾改变过。

好不容易雕完了这个南瓜灯,因为若干次的修改桌上已经堆了小山样的废料。金抽开南瓜上边的盖子,把蜡烛放了进去后盖好,穿好铁丝,仔细端详着成品。

虽说也是鬼脸,嘴角也是同样上扬,却丝毫没有狰狞恐怖之感,两只眼睛甚至还是一大一小……

“至少是个灯嘛!”金这样安慰自己。

在清理桌子的时候,金忍不住羡慕起自家发小的好刀工。

「果然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格瑞比较好啊!」

金带着笑意想。

…………

金一手拿着南瓜灯,一手挎着篮子奔向格瑞在幼儿园分配到的房间。由于是在一层,金也免去了爬上爬下的功夫。

每间房间都有扇窗户,正对着屋外,用金的话来说就是又大又明亮的玻璃窗。

金来到这儿而不是直接从大门进,也是因为园长丹尼尔就经常守在那儿,金就是最受不了丹尼尔严谨的样子了,于是金来这扇窗子找格瑞也是家常便饭的事了。

金将篮子和南瓜灯都整整齐齐摆好在窗台上,踮起脚尖搭在窗沿上往里边瞧:“嘿!格瑞你在吗?”

屋内没有任何回应。

男孩儿尚未长开来的小身板意味着金不能直接平视,但此刻金尽力拔高身子望见小屋里的情景,也只是让自己平添几分失望。

黄昏最后一丝光线照在金的发丝上,也照进了小屋内。

金的影子投到了小屋里,被拉得格外长。

房间里没有人。

 

 

第二棒:千叶秋竹 (本人)

 

窗是开着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好奇心最重,金也不例外,他手脚并用,花费了很久,好不容易爬了进去,却不小心摔倒在地。

“嘶——好疼啊......"金龇牙咧嘴地爬了起来,开始打量四周,但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永生难忘。

殷红的液体四溅,墙壁上、桌子上、床上、地板上都是;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令人作呕;地上散落着不知为何物的一团一团的絮状物,黏糊糊的成了一团。

金明显被吓到了,转身便想要逃走,却发现门是从外面锁着的,而爬进来的时候的窗户,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关上了,如果仅仅是被关上还好点,但是明显金非常倒霉,窗户还被锁了起来。

金忽然不知道为什么往回看了一眼,像中了邪一般,浴室里一个模糊的黑影杵在那儿,保持着奇怪的姿势,躺在了浴缸里。由于拉上了帘子,并没有办法确认到底是什么。

金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他壮着胆子推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里和房间里一样,都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到处都是殷红的液体,还写着,或者说是画着一些旁人看不懂的鬼画符,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却看起来十分瘆人。

金犹豫了片刻,还是拉开了那块帘幕,之前看到的絮状物,浸泡在了绿色的液体中,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不知名的虫子,爬满在了絮状物上。

这一切,对于一个仅仅是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太过于吓人,可能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金先前的恐惧感一扫而空,甚至有了想要一探究竟的念头————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第三棒:莫上杉 @莫上杉 

 

金左瞧瞧右看看,往墙上的鬼画符走去,这似乎是刚刚才写上去的,粘稠的液体还在往下淌,怪异的味道貌似就源自于这个,在金的印象里,会产生这个色泽的貌似就是他伤口上的痂,红黑红黑的。

金摸了摸液体,黏黏糊糊得粘在手上,就在一旁的柜子上蹭了又蹭,却还是留下了黑红的颜色。

金撇撇嘴,又去看那个玻璃罐,絮状物不知道是泡了多久,罐子里的液体漂浮着不知是什么的物体,罐子底部还密密麻麻地堆着类似虫卵和尸体的东西。

饶是金骨骼惊奇胆子贼大,看见这个身上还是密密麻麻地起了鸡皮疙瘩。

金僵着身子走到浴缸那里,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止住自己的想象,当初从父母那瞄的恐怖片的片段不断重复在他脑海里,

“不会,不会是尸体吧——”

金闭着眼一步一步挪过去,伸出手掀开那块黑布,抱着必死的决心把眼一睁,在他看清之后,金的胃部翻涌,他立即对着墙干呕起来,

“呕————”

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真的看到之后,受到的冲击可不是一个五岁小孩能承受的。

疑似是尸体的东西已经呈现出了巨人观,脖颈处和口腔已经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整个散发出恶臭。

黄色的油脂浮在水面上,水呈现出深绿色,头发剥落尸体膨胀,金只看一眼就完全承受不住了。

在观察了这一切后,金觉得很不对劲,他之前想一探究竟的念头也被诡异的气氛和物品冲散的差不多了。

更可怕的是,就在这个关头——

帘子外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金的恐惧又一次翻涌了起来,他跑到帘子外做出找钥匙的样子想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无论是事实还是后来金想起来这档子事,他都觉得自己蠢毙了。

门开了——

是格瑞。

格瑞打扮成了科学怪人的样子,发带旁有几颗钉子,脸上画了类似缝痕的黑线,不知涂了些什么颜色有些发青。

出于恐惧和对格瑞的信赖,金不假思索地就扑了过去抓住格瑞的衣服缩在他怀里。

格瑞有些奇怪,但也没有推开金,只问他:

“怎么了,金?”

金没有回答,只攥紧了格瑞的衣服,身子有些颤抖。

格瑞见他这样也没有说什么,只瞄了一眼里面,然后拉起金的手把他往会场带去。

一直低着头的金没有看到,格瑞在他出来的那一刻,眼里闪过的一丝阴霾。

 

 

第四棒:烛阴 @青铜树下的烛阴 

 

  金紧紧地拽着格瑞的手,格瑞回头看了一眼,拉着金往前走。

  “到了”格瑞走到大厅门口,从门缝中露出来的温暖的黄光,和其他小朋友们叽叽喳喳的声音,金默默地把刚才的一切放到脑后,拉着格瑞的手冲了进去。

  格瑞在的话,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不给糖就捣蛋!”嘉德罗斯从一边冲出来,他的头发上绑了很多很多的布条,身上也弄了很多,拖拉在地上。整个就是一位气势汹汹的木乃伊。

  “那边有糖,为什么要来找我们要。”格瑞默默地挡在金的身前,拿起手中的莹绿巨刃。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对峙起来。

  “切,没劲,走啦雷德祖玛。”嘉德罗斯突然小手一挥,招呼着自己的伙伴转身走了。于是生化机械怪雷德和身上有着绿苔和藤蔓的玛雅人蒙特祖玛就转身跟在嘉德罗斯身后走开了。

  “哇——大家都把自己装扮得好好看哦”金的眼睛都看不过来了,大厅里所有人都把自己装扮了起来,吸血鬼,狼人,女巫,僵尸,血人,地精,南瓜怪甚至还有类似史莱姆的生物,“不过还是格瑞最帅气啦!”金笑眯眯地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格瑞。

  格瑞听到这话,默默地看了金一眼,“咱们去那边吧,有点心。”

  于是金就屁颠屁颠的去了。

  等坐在小椅子上,金的手里已经抓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饼干点心,无一例外都是充满了浓浓的万圣节元素,比如南瓜,蝙蝠,血浆,虫子,各种肢体等。

  “金,要不要也去换一身衣服?”老师过来摸了摸金的头。金兴奋地站起身,发现格瑞正默默看着他,就摇了摇头。

  “不啦老师,我和格瑞在一起。”

  “刚才你看到的不用在意。”格瑞突然出声,让金挺惊讶的,“本来是打算改造成鬼屋让我们去玩但是还没有弄完”此时大厅播放的音乐从植物大战僵尸换成了金没听过的歌曲,像八音盒一样,有点古怪。“都是模型和血浆,还有油漆。”

  金眨了眨眼睛,笑了。“原来是这样啊!那些怪怪的味道是血浆和油漆啊。”心里突然轻松不少,金很好心情的从盘子上拿起两块深红色的丝绒小蛋糕,这是刚才嘉德罗斯跑来给他的。把其中一块递给格瑞之后就一口咬了下去。

  非常甜的樱桃糖浆味,连金也有点皱眉头。

  “不要吃这个,太甜了。”金连忙去摇格瑞的手。然后舌尖的甜味慢慢变了味道。有点咸,有点腥,有点苦。软软的蛋糕糊在嘴里让人突然觉得无法下咽。

  就像,就像

  自己刚才在那个房间里看到的一切。

  然后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吐。

  望着自己腿上盘子里的那些点心,金突然觉得它们突然变大了,变得咄咄逼人,自己才是要被吃掉了。

  不对劲,金把小小的手攥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劲,或者这一切都好不对劲,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烦躁。

    嘉德罗斯的绷带一点都不好看,皱皱的黄黄的。

  雷狮的诅咒船长身上的海腥味太重啦。

  安迷修的死亡骑士血浆都流到地上了。

  于是金突然站起来,盘子从腿上滑下来落到地上发出声响,连剩下的那些小点心和糖果也一并滑落在地。

  “怎么了。”格瑞开口,手里依旧放着金给他的那块蛋糕。

  “我的灯笼呢?”

金开口道,“我想让格瑞帮我刻灯笼。”

“我的灯笼呢?”

  金觉得播放的音乐怎么声音越来越大,眼前的一切感觉旋转起来了,仿佛,像坐在疯狂的旋转木马上一样,木马吱吱呀呀的响,一切都变得越来越亮——

  “!!!!!”金猛地抬头。

  自己就这么趴在窗台上睡着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身后传来熟悉的冷漠的声线。

  “格瑞!”金开心极了。抓过自己放在窗台上的南瓜灯和篮子跟着格瑞走。

  “格瑞格瑞我刻不好,你帮帮我吗——”

   “哎呀是我睡太久了吗南瓜都有点皱皱的了。格瑞会帮我的,对吗?”

  “笨蛋,快跟上来,我们去大厅。”

 

 

第五棒:君瞒 @君瞒 

 

大厅里仍是闹哄哄的。

所有人都围着老师,嘉德罗斯缠着泛黄的绷带,大声嚷嚷着——不给糖就捣蛋。

一切都和梦里的一样……金突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他下意识的握紧了格瑞的手。

“怎么了,金?”格瑞感到自己手心黏糊糊的,他偏过头去注视着比自己矮小半个头的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保护你的。”

金咽了口唾沫,小心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们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金能看出来格瑞在努力地驱散自己的恐惧。

大概这就是最好的朋友吧。金想。

“喂——”金抬起头,嘉德罗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上端着一盘很不符合他形象的……深红色调的蛋糕,“给你道歉。”

他这话说的很别扭。毕竟让嘉德罗斯道歉确实是一件难事,他自己也觉得难堪,把蛋糕塞在金手里然后拔腿就跑。

格瑞皱了皱眉。金眨巴两下眼睛,也露出了少有的苦恼的表情。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就在刚才的梦里,他分明已经吃过这个深红的丝绒蛋糕了。他记得那个甜的发腻的味道,还有舌根处奇怪的咸苦。接着,他便醒过来了。

“别吃那个蛋糕。”格瑞把蛋糕接过来,转手丢进了垃圾桶。

“里面……有苦杏仁。”

苦杏仁。金喃喃地念着这个并不熟悉的合成词:“那是什么?”

格瑞抹了抹脸上青黑色的痕迹,一字一顿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下次别再吃嘉德罗斯给你的东西了。”他看着不远处和大家打成一片的孩子王。

金心里咯噔一下。他感觉好像有一条小虫钻进了他的后背里,顺着那根长长的骨头,慢慢慢慢地往上爬。

他能意识到那是一种能致死的玩意儿,而梦里的他,刚好吃了这块蛋糕。

梦里的我……死了?

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目光不知所措地到处乱飘。

这时候格瑞伸出一只指头戳了戳他的脸:“去跳舞吧?”

金这才恍恍惚惚地清醒过来,他警告自己人吓人吓死人啊,再想我就是笨蛋。

所以他朝格瑞露出他最擅长的笑容,攥着对方的手跑进了舞池。

“来跳舞吧!”金把刻得歪歪扭扭的南瓜灯放在一旁显眼的位置上,身后垂着的道具尾巴像是也翘了起来,翅膀扑闪着,像一具真正的骨骼。

音乐响起。是明亮欢快的糖果仙子之舞。

两人把手搭在一起,互相传递着体温。他们转圈,跳跃,重复着单调的舞步。

在整个大厅最明亮的一盏灯下,彼此都心照不宣。

 

 

第六棒:ID长的人能活到三千年 @ID长的人能活到三千年 

 

一曲完毕,幼儿园的老师们纷纷鼓起了掌,欣慰地看着自己费心费力教出来的学生完成了优美的舞曲。

金开心的看着格瑞,在大厅明黄的灯光下,小孩的笑容十分耀眼,大厅里欢快的情绪和眼前的人让格瑞忍不住暗了暗眼睑,最后他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朝金开了口。

“金,陪我去趟天台。”

金正沉浸在刚刚优美的舞曲中,听格瑞讲话回了神。他预感到格瑞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讲,小孩子的直觉一般都是很准的。

“好啊。”

金答应了,他牵住了格瑞的手,这一次他身边的那个人并没有甩开他。格瑞悄悄叹了口气,微长的碎发掩住了他脸上可疑的一小抹红晕。

天台上什么人都没有,隐隐还能听见楼下的舞曲声。夜风微凉,借着楼下的光影,依稀能看见大厅墙外蜿蜒而上的爬山虎。

“其实你应该有印象吧,金。”

格瑞苍白的脸颊上画着几道缝补的印子,微暗的灯光下他牵扯着嘴唇,仿佛就像是真的科学怪人一样。金感到一丝害怕,他好像知道格瑞要跟他讲什么了。

但他选择相信他。

“你是不是做过好几个梦,而那些梦里,你都无一例外地死去了?” 

金心里咯噔一声。

【格瑞怎么会知道的!?原来在那些梦里我都死了吗!?】

一丝细小的不安感蹿上心头,他感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他朝后退了半步,想要离开这里。

他只想要离开这里,去哪都好。

只要离格瑞远一点。

但是格瑞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一把抓住了金的手,把他拉回到自己胸前。

“再退一步,你就会从这里掉下去。”

如此近的距离,金可以清晰地听到两个人的心跳声。但是此时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心,先前的恐慌感一扫而空。

他应该相信格瑞。

他抓紧了格瑞的手,小孩的手心都是汗,

让人很轻易的就可以看出他刚才是有多么的煎熬。金突然就不害怕了,而这几天飘渺的

感觉,他认为格瑞可以给他一个解释。

他相信他,就是这样。

“金,你认真听我说。你想不想……活下去?”

楼下传来了悠扬的舞曲声,是那首熟悉的《不要离开伴我身边》,格瑞紫色的眸子沉淀着金无法理解的复杂,而这复杂给格瑞的眼睛铺上了一层浓重的灰暗。漂亮,却毫无光彩。

金笑了一下。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难过,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我当然想啊,我还有那么多人没有见过,那么多地方没有去过......还没有见到你长大以后的样子。我当然想活下去。”

格瑞的右手轻轻颤抖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盯着他眼前笑得灿烂的小孩。无力感与坚定折磨着他,两百年了,他一次一次看着他的生命就那样离他远去。

“那么,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话,都请你相信我,好吗?”

金点点头,露出了狡黠的微笑。格瑞笑起来才是最好看的。

“那你要先陪我跳一支舞才行哦,格瑞。”

格瑞楞了一秒,然后答应了他的要求。令人不容拒绝的可爱语气啊。

【历史改变了。】

格瑞想,这一次终于有了一些变化。没有吃下蛋糕,没有死在浴室,没有从天台上失足坠落,很好。可接下来...格瑞眼神一暗,是完全崭新的发展了。

他揽住金的腰,渐渐回忆起老师教给他们的舞步,在微凉的夜风里起舞。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安详的感觉了。

这种和他在一起不用担心他会死亡的感觉。

但他知道他不能放松警惕。

“最喜欢你了,格瑞。”

没有人听见金说了什么,他们沉浸在舞曲中。

 

 

第七棒:烛阴 【依旧是烛阴不重复艾特了】

 

  一曲终了。

  “跟我来吧。”格瑞牵起金的手。

  “嗯。”一切谜团就要被揭开,金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之后他站在了原先那扇门前。

  格瑞紧了紧金的手,推开了门。

  金这是第二次进入这个令人恐惧的地方

  唯一不同的只有身边的人,只是这么一点小小的改变,心境就完全不同了。金想。

  格瑞牵着金的手,绕过地上的大片污渍和絮状物,走到帘后。

  “原本只是恶作剧的”格瑞开口,他的声音干涩的可怕,“原本只是恶作剧的……我们……把浴缸注满了水,可是。”格瑞唰地一声拉开了帘子。

  “可是我忘记了你不会凫水。”

  半晌,金能听见自己几乎被挤压变形的声音,是的,一切都那么明了了不是吗,但是,果然,还是忍不住要问出口——

   “所以,这,是我?”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嗯。”轻不可闻,“抱歉,金。”

  格瑞走到墙壁边,伸手抚了上去,手指轻轻摩挲:“……我听信了鬼狐天冲的话,抱歉骗了你,金。这不是什么油漆。我……杀了第二个你,用你的血,书写了你的名字,想要,唤回你。”

  指甲用力,墙上的“符咒”被剥落,手指间沾染血污。

  一个拥抱,一个比太阳还温暖的拥抱。

  “格瑞。”金开口,他的声音轻如朝露,“辛苦了。”

  “现在,换我来救你了。”

  “很抱歉格瑞,可能这次也要让你伤心了。”只一眨眼间,格瑞第一次没有跟上金的动作,莹绿的刀锋没入金发孩子小小的胸膛,血顺着刀一滴一滴坠落在地。

“格瑞,新的一轮马上就要开始了。”

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与平时无异的笑容

 “请你,请你,在一开始就找到我,在南瓜灯还没有亮起之前就找到我。”

  “我相信你,格瑞,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天下第一啦。”

  南瓜灯?

  为什么是南瓜灯?

  格瑞抱着软在他怀里的金。

  下一场开始应该是我把金带到大厅才对,为什么金要求我回到几个小时之前?

   莫非……

  格瑞将“金”轻轻放在地上“抱歉,没有好好的安葬你,但是,我现在——”

  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顾不得什么,格瑞直接从窗台跃出,不管自己狼狈地滚落在地,爬起来就开始狂奔。

   以往当金死亡后,当格瑞将金安置后,就能够找到在这个房间周边的金,之后把金带到大厅——自己找到房间周边的金,这是自己以为的故事的开始。

  理应考虑到的,自己既然已经知道金的死亡之后会开启新一轮轮回,为什么没有发现死亡与开始之间的时间差?

  当自己在安葬金时,新的金在干什么?

  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粗重的喘气声,撕心裂肺,口腔泛出血的味道。

  真是愚蠢,为什么当初的自己就那么理所当然的认定了万圣节轮回的开始?

  明明从金孤零零地面对着一个南瓜,开始刻下第一刀开始,这接近无尽的轮回就开始了啊。

  由于自己完全没有插手这段故事,导致无数次的时间重叠,金才会以为自己趴在窗台上睡着,是一切的开始。

  真是个笨蛋啊 ,你。

   拜托了,金,千万不要开始刻南瓜,等我,等我逆流时间而上,打破这一切——

  “砰!”格瑞猛地拉开那扇门。

  阳光正穿过玻璃,撒下暖暖的一片,细小的尘屑闪耀如同仙女的粉尘。

  金正抱着一个小小的,饱满的南瓜,坐在窗边,看到自己,露出一个柔软,脆弱又欣喜的笑容——

   “格瑞,一起,来做出最好的南瓜灯吧。”

  还有

  “等你好久啦!”

  能听见,格瑞能听见,有什么东西默默地碎裂,化为齑粉,随风消逝而去。有什么东西充盈了起来,令人愉悦的膨胀了起来

 

  那是名为绝望的轮回。

  那是名为幸福的开端。

 

--------------END--------------

到这里,全文就结束啦,是不是感觉这根本怎么可能是幼儿园的孩子啊!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咳咳

标题的意思是慢性折磨致死,不懂得去百度吧233

所有的各位都辛苦啦!

这里,要宣布一下联文小组在搞的大事情!

那就是:

这、篇、文、要、制、作、成、游、戏、了!

没错就是RPG游戏!

公布时间大概是万圣节吧,建议去关注一下联文小组各位的LOFTER号哦,因为不一定是在我这发布啦

可能会做宣传视频x

敬请期待~

 

 

评论 ( 7 )
热度 ( 71 )
  1. 三生浮屠。ID长的人能活到三千年 转载了此文字
    请你们看
  2. 该用户还来不及注销ID长的人能活到三千年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里面就我最咸_(:D)∠)_
  3. ID长的人能活到三千年青铜树下的烛阴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真的耗尽脑洞多多支持我们吧谢谢啦哈哈哈哈
  4. 青铜树下的烛阴整日学习杉 转载了此文字
    大家都辛苦啦!!为各位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