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瑞金】Capgras delusion

·卡普格拉妄想症: 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BE刀子,我好像从来没有发过瑞金的刀哦,几乎想写BE都被我强行HE了

·合法双向OOC的故事,这点注意,OOC文末解释理由,不能够接受就别看了

·配合食用BGM:Legacy

                           3055

 

----------------------------分割线----------------------------

 

 

 

起初,最开始的源头

Side A

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眼是一片白色,过于的刺眼。

一抹金色闪现在眼前,让人眼花缭乱,对方如同往日一样的空色的瞳孔中是溢出来的担忧。

病床前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了,床头柜上放了一束鲜花,还有一个果篮子,想必是有人探望过后遗留的,从贺卡上不同的字迹来说,不止眼前一个人看望过自己,很明显,这个房间还有其他人来过。

可能是刚刚醒的缘故,视线很模糊,周围的声音也听不清楚,脑中一片空白,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过了些许时间,稍稍定了定神,看清了眼前的人。

很熟悉,也很陌生。

“金。”我下意识开口,说完后自己也愣了几秒,完全没有料到。

“格瑞!格瑞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吓死我了!医生说你只是过度劳累引发低血糖晕过去了而已,所以说不要老是熬夜工作嘛……格瑞,格瑞?你在听我说话吗?”金开始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

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却很陌生,也不知道这种陌生感源自于哪里。

“我没事,你去睡吧。”最后几个字讲得很轻很轻,轻到我自己都快听不见了。

金稍微懵了一下,完全没有料到我会说这番话的样子,然后欣喜若狂地点了点头,胡乱应了声就离开了。

“咔哒。”门被关上了,病房里也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帘子是拉着的,导致整个空白的病房显得很阴暗。

我轻轻叹了口气,又楞了一下。

从一开始就不对劲啊,无论是他还是我。

 

Side B

格瑞醒了。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刚进病房没多久我就听到他叫了我的名字。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

我开始和往常一样,各种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半了,却看见他还是盯着我看,也不知道看出了什么所以然的名堂来。

我撇撇嘴,有些不满,抱怨了一句“你有在听吗,没事吧”,或许撒娇的意味更多,我自己也没有察觉。

刚想着他又肯定一句“我没事”敷衍我,却没想到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在那句话后面加上了半句话:

你去睡吧。

这是他很少会对我真的流露出一点点言语上的关怀,他从来都是只做不说,甚至也因为这样闹过不少矛盾吧,其实也从来没有怪过他。

真的没有想到过会有那么一天,他会在我面前讲出关心我的话。

真是令人……..

【毛骨悚然】

【????】

【……】

奇怪的想法,快点走开吧。

 

 

顷刻间,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Side A

在金的坚持之下,我在医院住满了一个礼拜后被准许回去了。

最近这段时间,在完成手头的工作后,也就静下来好好休息了,很久都没有这样子了,一个人出门,独自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感受只有一个人时才会有的宁静。

金还是要天天上班,最近他变得奇怪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我的眼神也奇怪起来了,可能是因为我最近很少陪他的关系吧,一直一个人出去什么的。

那么最近就不出门陪陪他好了,这样的话,他可能会高兴一点吧。

有了这个念头后,我却又是愣了。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因为你已经陷进去了,不要企图自救,更不要奢求救赎。】

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是谁?】

【我,就是你,另外一个你,只有你的恋人才会看到的你。】

【????】

【…………】

头部像是被狠狠撕裂了有重塑了一样,很疼。

那番话,映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只有金能够看到的我,又是什么样子?

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之间,支离破碎,分崩离析。

 

Side B

格瑞出院之后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假期,我当然依旧是单位和家里两点一线。

只不过出院之后,格瑞就经常独自出门,一声招呼都不打,有的时候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真的是让人急得跳脚。

【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对吧,你是这么想的】

【你是谁????】

【我是格瑞眼中的你啊】

【哈????】

【算了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解释不清楚,我是你,但又不是你】

【emmmmm】

【同样的,你眼前的格瑞,是格瑞,却又不是格瑞】

【你想表达些什么……】

【喂喂我可是善意的提醒呢!我也算上半个你好吧!不要露出那种充满敌意的眼神啊!所以说,和你这样的人讲话最费劲了。】

【是谁先说你是半个我的????】

【好吧好吧算我输了嘛】

【不过这是善意的提醒,你所看见的,不一定就是真的,信不信由你,反正你总有一天会信的】

【……】

我眼前的格瑞……不是他本人吗……?

一切的一切,都崩塌了。

 

 

信任,一文不值

Side A

在那天之后,我没有再独自出去了,而是选择在周末的时候,在家里窝上一整天,陪金打打游戏什么的,偶尔会一起出门逛街,像普通的情侣一样,做着情侣才会做的事。

然后,我又重新回到公司上班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开始越来越沉默,或者说,只在我面前沉默,一反平常,平时有神的眼睛里,不知何时开始对我多了一丝防备。

简直就像…….

【换了一个人对吧?】

脑海中再次响起那个声音,很熟悉,还是很熟悉,却叫不出名字。

【……】

【我说过的吧,我就是你的恋人眼中的你】

【那么同样的,你面前的人,也是你眼中你的恋人,而并非是他本人】

【……住嘴】

【好、好、好……我不说了……】

【……】

并非是金本身,而是被人替代了吗……?

至此之后,每天看见金,脑海中总是回荡着那句话,认为眼前的人是和他容貌一样的人罢了。

是的,绝对不是他本人。

他不是这样的人。

何必去信任?

不是他的话,这种信任,一文不值。

 

Side B

说实在的,上次那番话让我动摇了,并且,可能连我自己都很难察觉到吧,稍微信了几分。

声音的出现频率很高,几乎天天都来这么灌输一番,在这种洗脑式传销手段的情况下,你不信也得信吧,至少我不信也会被它搞崩溃了。

【看吧,我说了,你总有一天会信我的】

【…………】

【好了不说了啦,至少你现在是清醒的不是吗?你难道不应该因为认清对方的真面目而感到高兴吗?】

【……】

【喂喂玩什么沉默啊】

【……算了,真是奇了怪了】

我信了它所讲的,我选择了逃避。

逃避虽可耻但有用,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毕竟这样才是能够避免被看出异端的方式,但还是没有办法控制住无意间的敌对意向。

他应该是清楚的,明白我已经知道他不是格瑞这个事实。

那么就没有必要去逃避了。

也没有必要去信任了,毕竟他不是他。

一文不值。

 

 

一切,归为零

Side A

然后在某一天,我也不记得是谁先离开的了,我们分开了。

没有正式的说法,只是一个人先离开,然后另一人也离开了。

可能是因为忍受不了这种心惊胆战,至少在我看来是的,他不是他,在一起也没有什么用,割舍就好,这也许是最好的一个结局。

没有再相遇的可能性,茫茫人海之中,谁又会找得到对方。

然后还是在某一天相遇了。

他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黑色T恤,扣着那顶一直戴着的帽子,戴着一个白色口罩,从我身旁经过。

我下意识停下了脚步,他也停下了。

两人眼里只有惊异。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那人不是金,还是当初那个容貌相同的人。

我嘲讽地笑了笑,而对方还是沉默着。

没有寒暄,也没有告别,就像路人一样擦肩而过。

忽然我意识到了什么。

到最后,其实…………

我们都被骗了。

 

Side B

聚散终有时嘛,最后还是要告别的。

因为他不是格瑞,所以这个告别相对起来,更感觉非常有盼头呢。

啊,终于可以解脱了呢。

但是心却莫名一抽一抽的。

某一天上街,我又再次遇到他了。

并不是格瑞,是那个人。

他对我嘲讽地笑了笑,果真,格瑞可是很少笑的呢。

我冷漠地对待着这一切。

没有任何的交谈,形同陌路人一样匆匆而过。

忽然,我想起了一种可能性。

我们大概是被骗了吧。

 

----------------------------Fin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喜欢的话就点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这篇文,大致讲的是瑞金二人都患了卡普格拉妄想症的故事,都认为对方是别人替代的,殊不知在猜疑中丧失了自我,最后已经是哪怕没有病症也像是另一个人的概念吧

合法OOC对不对!!!

这把刀子好吃吗!!!大声地告诉我!!!

困死了,熬了3个多小时写完这3k字,写得要死了

求评论!!!!希望能够知道你们对于这个故事的见解!!!

 

 

 

 

评论 ( 16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