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雷卡】四季流转

·身份互换梗,私生子雷X三皇子卡√
·幼年捏造有,私心有
·300fo点梗,@怡然自乐不思蜀  
·每段的年龄跨度较大,并非bug
·卡卡生贺
·食用愉快

————————————分割线————————————


夏遇

“沙沙”的翻书声回荡在偌大的皇家图书馆里,年幼的皇子趴在桌子上读着深奥的书籍,密密麻麻的铅字看得人头疼,高高摞起的书本将他瘦小的身形遮挡了个七七八八。
今天是星期二,每周的这个时候,卡米尔都会在这看上一整天的书。
在旁人看来,这位三皇子虽性格内向,但待人有礼,博学多才却又不张扬,假以时日,肯定是一位优秀的继承人。
没有人问过本人的意愿,理所应当觉得他生来如此。
卡米尔讨厌这一切。
书又被翻过一页,然而四周响起了不和谐的声音。
“果然和传闻讲的一样吗?勤奋好学的三皇子?”来者语气中略带着嘲讽,幼嫩的声线倒是替其抹去了不少棱角,入眼帘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挂着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虽与自己长得有七八分相似,但是卡米尔能够确定之前一定没有在城堡里见到过他。
卡米尔合上了书籍,微微扬起了头,与皇族各位都不一样的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望着对方,沉着冷静地开口道:“你是谁?”
“我叫雷狮,”少年把手撑在了书籍上,纵身一翻坐在了卡米尔身旁,无视了对方在自己将手撑在书上时蹙了蹙眉,露出玩味的笑容。
卡米尔瞬间了然。雷狮,也就是他那大伯在外所谓的私生子,他还应该叫对方一声“哥哥”,从小野惯了,在皇族里十分不受待见———无论是大人还是同龄的孩子,从某种角度来说,处境比起卡米尔还惨上了几分。
“我说,你被人说这样的话不会生气吗?”雷狮开口问道,语气中无不充满着好奇。
“没什么的,习惯了。”卡米尔随手又从身旁堆得整整齐齐的书堆中抽出了一本又厚重又老旧的书籍,轻轻拂去了封皮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继续读了起来。
“喂喂,理我一下好吧!”雷狮从卡米尔手中抽走了那本书,略微不满地嚷道。
“我有在回答你的问题。”那双装载了大海与天空的眼睛透着认真的样子,一时让雷狮错愕了。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在这里吗?”很快雷狮回过了神,说出了孩子气的发言。
“我很好奇。”平淡的口气一点都听不出是好奇,很明显这是敷衍。
“你很有趣。”雷狮眼中闪着异样的神色,嘴角微微扬起,“你和那些人都不一样,我敢打赌,其实你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吧。”
一向沉稳的小皇子微微愣了一下———他从未被人这么说过,当然也只是一瞬的愣住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神色:“是,我的确不喜欢。”
“你渴望自由,”雷狮笃定地说道,“你的眼神中反映了一切。”
“............”卡米尔沉默了,但却没有被人道破内心的尴尬。
雷狮看到自己的话语起了效果,很快抛出了下文:“所以我说,你要不要跟着我,我承诺给你自由。”
卡米尔侧过身正视着眼前比自己大了三岁的少年,他背光而坐着,耀眼的阳光打在了他的身上,卡米尔第一次真正审视这双紫色的眼睛,也是第一次发现,它有那么的流光溢彩。
“好。”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卡米尔清楚地感受到,9年来一直无人踏及的锁住他的那个囚笼,被名为雷狮的钥匙,解开了束缚的枷锁。他,在这一天,解放了。


秋韵

金黄色的叶子从树上一片一片飘落下来,卡米尔独自坐在树荫下看着书,忽然一片枫叶落在了他的书上,他将其拾起,把叶子对着光细细端详,忽然有人从身后拍了他的肩,幼稚地捂住他的双眼,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猜猜我是谁?”
“别闹了,大哥。”卡米尔将雷狮的手推了开来,对方不满地撇了撇嘴,自顾自地挨着他坐了下来。
自初遇之后,卡米尔便真的一直跟着雷狮,他带着他一起偷偷溜出城堡玩,提前打听到他的动静在城堡里假装偶遇,不得不说,和雷狮在一起的时光,卡米尔也的确十分享受,他不需要带着疏离的面具,可以像一个真正的孩子那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任性那么一下。
至于称呼,雷狮仗着自己比卡米尔大了3岁,很强硬地要求对方叫自己哥哥,但是由于这个称谓太过于软糯,卡米尔拒绝了并且退而求次选择叫对方大哥,反正雷狮也答应了就是了。
“喏,给你带的。”雷狮从怀里抱着的牛皮纸袋子里拿出了一盒包装精致的小蛋糕,递给了身侧的卡米尔,对方接过并且拆开吃了起来,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对方表面上十分平淡,但是眼里却是抑制不住的欣喜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卡米尔的头顶。
“嗯?”卡米尔嘴角还沾有一小点奶油,抬头一脸茫然地看着雷狮,湛蓝色的眸子之中满是毫无防备。
“吃到嘴角上了。”雷狮扬起唇角笑了笑,伸手替他刮去了奶油,然后就把手指放进了自己嘴里,看着对方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红晕,连耳尖也泛起了红。
“大哥............请、请不要这样做。”卡米尔别过了脑袋,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讲着。
“嗯?我做什么了嘛?”抱着恶作剧的心情,雷狮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害羞的样子。
“我、我............”卡米尔这下是彻底没了声。
“好了不逗你了。”雷狮稍稍正了正色,“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9月5日,卡米尔脑中快速检索着关于今天相关的特殊事件,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只能很诚实地回答:“不知道。”
“就知道你会忘啊…………”雷狮无奈地摇了摇头,又从牛皮纸袋子里拿出了一条绯红色的手织围巾,将它宽宽地围在了卡米尔的脖子上,对上了卡米尔疑惑不解的目光,只得回答:“今天是你生日啊,所以有的时候,你还真是傻啊,我的笨蛋弟弟。”
卡米尔一下子心中了然,不由得抚上了围巾,却不经意间碰到了雷狮的手,很温暖。
“这是............大哥你自己织的?”卡米尔的目光注视着雷狮的手指,上面贴有创口贴,对方也只好讪讪笑着,尴尬地把手缩在身后。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卡米尔微微叹了口气:“以后不要为我这样做啊............”因为不值得啊。
“不会哦。”雷狮一眼看穿了对方的心思,“因为你是我的弟弟,所以做大哥的我当然一定得给你送礼物,表达点心意吧。”
那双浸染了午后阳光明媚的紫水晶一般的双眸,亘古不变地溢着难以言喻的温柔色彩,久久地注视着他,他清楚地知道,这种旁人不曾知晓的温柔,是他独占着的。
自此以后,无论春夏秋冬,他都不曾摘下过那条围巾,更不许除了雷狮和自己以外的人触碰它。


冬雪

冬日总是那么的寒冷,让人看不到尽头,哪怕时间上来说,春日也快要降临。
整个王城都被覆盖上了厚厚的积雪,一眼望去尽是一片素白色,往日里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花园里也是白雪皑皑,几个贵族的孩子们在互相嬉戏玩闹着。
卡米尔身处室内,躺在摇椅上,身旁就是壁炉,盖着一条花纹细致的毛毡毯子,脖子上的围巾并没有摘下,难得没有在看书,而是合着眼静静地睡着。
雷狮来到了房间里见到的,便是这番景象。他本打算给对方一个惊喜,却在看到对方堪堪睡去的样子时,下意识放低了声音放慢了脚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吵醒了对方。
平日里光彩四溢的眼眸此时轻轻闭合着,长而翘的睫毛看得一清二楚,平日里因为鲜少出门,所以皮肤更显的白嫩,被旁边壁炉的火光那么一映,这场景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似的,静谧美好得让人不忍打破。
等卡米尔幽幽转醒已经从下午变到了晚上了,他撑起身子,揉了揉睡得有些发昏的脑袋,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雷狮。
雷狮放下了他正在阅览的书籍,转而走到摇椅旁慢慢扶起卡米尔,顺手拿掉了原先盖在对方身上的毛毡毯子:“醒了?”卡米尔点了点头。
卡米尔捧着雷狮递过来的热水,小口小口地嘬着,刚刚睡醒的人神智尚未清醒,整个人都略显有些木讷。
雷狮对于这种情景可是从未见过。这位小皇子可是一向头脑清醒沉稳冷静,难得也会有这种呆呆傻傻的时候吗?还真是可爱啊…………
等卡米尔完全的清醒时,雷狮已经帮他拾掇好屋子了,对方任性地拉起自己的手,不由分说地冲出了房间,奔向不知名的地方。卡米尔没有反抗,他知道这个时候反抗是没有用的,他也信赖着对方,因此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他从不会过问对方要做什么。
就这样,两人一路从城堡内跑到城堡后的那座小山丘,再翻过小山丘到达了大面积的草坡上,上面覆盖着厚重的冬雪,而草坡下还淌着小河,不过由于冬日的关系,河水被冻结了,月色朦胧,虽然并不明亮,却也能以柔和的光芒笼罩着整个大地。
“卡米尔,抬头看。”雷狮稍稍站定了脚跟,一边这么说着,一手指向了夜空,卡米尔随着手指的方向望去了。
世人皆道夏夜最美,殊不知冬日的星空别有一番滋味。今夜没有厚实的云朵,星空格外明朗,深蓝色的丝绸上点缀着一闪一闪的钻石,这便是星河。
忽然,一道流星划过苍穹,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流星也划过了这条长河,构成了流星雨。
“快许愿。”身侧的人忽然急急地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没了声。
流星很美,却也很短暂。
“所以大哥你是来带我看这个的?”冬日的风吹着两人,卷起了那条绯红色的围巾,发丝也被风吹得略显凌乱。
“是啊,今天路过听到一个老头子讲的,想着就带你来看了,你不是对这些很感兴趣的吗?”
卡米尔心中忽然了然:“很好看,谢......”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用一根手指封住了。
“永远不需要对我说这两个字。”卡米尔点了点头,对方的手指带着冬日的寒冷,凉凉的,却很舒服。
雷狮嘴角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将卡米尔那被风吹乱的头发揉得更加乱七八糟。
“月色真美。”他俯下身在对方耳边低声讲了这么一句话,磁性的声音令人心动不已。
冰封的河面融化了,冰块都四分五裂,奔腾的河水哗哗地流淌着,将冬日的严寒一并带走,朝着远方而去。


春日

在这座与闹市完全隔绝的城堡里,天天流传着不同的蜚语流言,话题的主人公无疑也就是那些王公贵族,八卦的人也不过就是闲得发慌的贵妇人,虽然从这些行为来看,她们与寻常的长舌妇并没有区别,只不过本人肯定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
近期茶余饭后值得一提的,便就是说三皇子和私生子走得近。
当然舆论肯定是指责私生子,迷惑了三皇子,一时鬼迷心窍而已,这也注定了指责的话并不会好听到哪里去。
卡米尔忍受不了旁人这么说他所敬爱的人,虽然本人表示很无所谓。
“大哥,我们离开这里吧。”厌倦了一切的卡米尔决定彻底挣脱锁链,丢弃所现有的一切。
“好啊。”从相遇到现在,6年过去了,雷狮早已具备了相当的能力,自然是要实现曾经的诺言,“你决定好了吗,这意味着你要舍弃一切。”然后亲手埋葬过去的自己。
“这些,本不属于我的。”
“舍弃了,也无妨。”
离开的那天是4月10日,两人计划在半夜逃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计划却是意外泄露了。
“快点抓住他们!”雷狮清晰地听见卫兵步步逼近的声音,手心满是汗水,紧紧攥着衣角。
卡米尔还没有到来。
“他们在那里!”一个卫兵发现了两人所劫持的那艘飞船。
“报告士兵长,只有一个人,三皇子并不在。”
“好,先将他拿下。”
这个时候卡米尔才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雷狮的视线里,气喘吁吁地一路狂奔,怀中的纸袋仿佛装着什么。
雷狮站在飞船边缘,士兵已经在步步逼近,心急地看着还有一大段距离的卡米尔,大声喊:“跳过来!我会接住你的!”
卡米尔想都没想,下意识相信了雷狮,抱着怀里的纸袋子,不再选择绕远路爬楼梯,闭上了双眼,鼓足勇气在高台边纵身一跃。
他结结实实地落在了雷狮的怀抱之中,标准的公主抱姿式。
当然情况紧急,并没有时间让他害羞些什么,很快他就被放了下来。
在士兵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飞船启动了。
雷狮好笑地站在围栏边向下望去,大声嘲讽着那些皇家卫兵。
整颗雷王星球尽收眼里,他们离故乡是越来越远,踏上了前途未知的道路,能够依靠的只有彼此。
卡米尔从纸袋子中拿出了两套衣服,将其中一套递给了雷狮,雷狮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既然要斩断过去,就把衣服也换了好了。”卡米尔开口解释道,雷狮眼中闪过一丝不快。
卡米尔说是这么说的,但是那条围巾却是依然戴着,雷狮先前的不快是烟消云散,对此卡米尔只是解释表示围巾是大哥送的,它存在于过去,却不代表着他的过去。
卡米尔又拿出了一条头巾递了过去:“生日快乐,大哥。”
雷狮接过头巾轻巧地绑在了头上,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果然不会忘记的吗?
他将眼前的少年紧紧地搂进了怀里。
纵使时光荏苒,哪怕四季流转,这些都会是亘古不变的。
一季言一生,一梦念一人。
春秋复冬夏,四季若梦中。


————————————FIN————————————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呜呜呜呜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这是一条定时发送,你们能看到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大概?
这俩童年捏造写得超级无敌爽的XD
求评论!


评论 ( 2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