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雷卡】放纵

·椿爹在万TAG的时候点的老师雷&花店打工高中生卡@Tsubaki 

·私设是ABO,有车

·我不知道你们国内高中怎么样的!接下来我也能好好体会一下【ntm】反正一切细节按照你傻了吧唧的海外叶常识来

·我文风变得比较多,如果不喜欢希望你们能够提出意见,我会努力的

·进度1w+,谨慎食用

 

——————————分割线——————————

 

 

 

清晨的光芒洒落在整个卧室里,整个房间充斥着浓郁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满室充斥着花香,却不刺鼻。柔软的床上,躺着的少年幽幽转醒,他伸出右手摸索着床头柜上的闹钟,睁眼定睛一看:7:29,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一下子过猛的起身,让他眼前一黑,所幸的是,这个家中几乎四壁空空,房间里除了书桌与床,也没什么可以让他撞的地方。短暂的失明很快就过去了,少年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后,就直接领着包出门了———并不是他不想吃早饭,家中没有可以让他作为早饭吃的东西,他也没多余的钱去买早饭。

这样子看上去颓废且十分不健康的生活,就是卡米尔的日常。

他是一个被旁人提起就是满脸厌恶的私生子,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原因据说是一个大户人家的风流少爷。母亲也是因此,非常希望他在性别分化的时候分化成一个Alpha,仿佛这样他们母子便可以认祖归宗一般,能够自此飞黄腾达。但是事实总是与愿相违的———他是一个Omega,他的母亲就因为这个性别,仿佛就能如此理所应当地将他抛弃而去。这是他人生中分化后第一次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会因为这个即将伴随着一生的第二性别,而多么不受他人待见,仿佛生来就该被厌恶,打入社会底层一般。 

在被母亲抛弃后,他遇到了一位善良的女子,那好心的花店店主收留了他,让他住进了虽然破旧但还较为舒适的闲置房里,他在花店里打工来赚取学费和购买抑制剂的金钱,生活使他毫不犹豫地舍弃了很多,他知道必要的时候,必须得学会说谎———在升学念高中后填性别的时候,他非常果断地写了Beta。

Omega的身份带来的不便实在是多的多:每月一次固定的发情期导致很多公共场所是不欢迎Omega的入内的,旁人异样的眼神与私底下的议论八卦,甚至大部分工作岗位和学校都是不招收Omega的。况且在这个社会上,都是以Alpha为荣,以Omega为耻,多年来Omega保护协会那可都是真真吃干饭的。

卡米尔步行到学校,当他推开教室门走进去的那一刻,原先热闹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有几个三三两两地脑袋凑在了一起小声交谈着,无非就是些流言蜚语罢了。

尴尬并没有持续很久,老师很快就进教室了,他的到来,将最后教室里轻轻的交谈声给抹杀殆尽了。

第一节是数学课啊。卡米尔不动声色地注视着走进来那人的身影。

“好了好了啊,开始上课吧。”雷狮将教案随意地扔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卷起袖子捏着粉笔,就开始在黑板上龙飞凤舞,被风吹得乱翻的教科书发出“唰唰”的声响,男性独有的低沉嗓音讲解着知识点,富有磁性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轻诉着一样。

然而这一切卡米尔全都没有听进去,他只是低垂着眼帘看着讲台上的老师,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忽然愣了神。

雷狮, 25岁,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名牌大学,家境富裕,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会来当老师,样样出色的一个Alpha,生来就有光芒笼罩一般,注定就要站在高处,以王者的姿态俯视一切。到哪里都是那么的惹人注目、光耀四射。

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能够不受束缚自由自在。那是他曾想都不敢想的。

年轻的老师看出了学生的心不在焉,抬手一个粉笔头扔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学生的眉心,被砸得不痛不痒,恰巧却能让人清醒过来的刚刚好的力度。

卡米尔捡起了桌面上的粉笔,迷茫的眼神对上了雷狮那双深邃如星空一样的眸子。

“想什么呢,那么出神。”雷狮用指骨轻轻敲了敲卡米尔的课桌,又凑近了他的脸庞,距离近到甚至可以闻到几乎微乎其微的信息素,温热的鼻息拍打在对方的脸庞上。卡米尔咽了咽口水,身子也因为对方的靠近而焦躁不安。

正在这个时候,下课铃倒是欢快地响了起来,卡米尔终于得以解脱,丢下一句“失礼了”,便起身匆忙慌张地跑出了教室门,此刻的他只想找一个无人的角落,让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脏平静下来,抑制自己的本能。

而雷狮也只是挑了挑眉,像个没事人一样就回去了。

只有他自己清楚,那个时候,充斥于鼻尖的是浓郁的花香。

那是他从未嗅过的芬芳。

 

 

 

【所以说真是糟糕啊。】

卡米尔整理着店铺外架子上的郁金香,思绪却是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店主看到他如此倒是笑了起来,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卡米尔愣了愣,在他记忆中,这位年轻却依旧是单身的女店长从未特意管束过他,更不会找他谈人生谈理想。 

“你啊,明显是心不在焉。”经验老道的店长一下子就戳穿了卡米尔刚刚的表现,让他略微有些紧张,手指绞着衣角。

“你不会…………。”女店长欲言又止,最后却是放弃了什么一般,“算了…………”又向卡米尔摆摆手,让他自己忙自己的去。卡米尔不明白她想要讲什么,很是茫然,但出于基本的礼仪,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他摆弄着门口架子上的吊兰,眼角的余光瞥到街角处有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推着自行车向这边走来。他自是认识这是谁的,他正想要躲进店里装作没看见的时候,却听见那人远远地喊了一声:“卡米尔。”他身子也随之一顿,僵硬地转了过来,心却开始砰砰跳个不停。

“你家的店?”雷狮将自行车停在了门口,饶有兴致地四处打量着,踏进了这个平方不足二十的小店铺,环顾着架子上的花花草草,一副没见过的稀奇模样。

“嗯,算是吧。”卡米尔敷衍地应了那么一声,便又低头开始摆弄那些郁金香,仿佛这样就能够使他忘记眼前人的存在一样。

雷狮不知何时走近了卡米尔,毫无征兆地凑近了对方手上那束黄色的郁金香,令卡米尔猝不及防,刚想下意识肩肘一抬,却又想起若是这么做会伤到那人,只好作罢。

新鲜的花朵上还残留着露珠,因为离花期尚有一段时间,所以还是未绽放的花苞。

他深深闻了闻郁金香的气味,宛如忽然醒悟了什么一般,附身在捧花少年的耳畔轻声讲道:“怪不得,原来是郁金香的香气啊…………”话语好似一阵清风拂过少年的耳边,挠得人痒痒的,耳尖不由得泛起了红晕。

“老师您、若是喜欢的话…………就送您好了…………”声音越说越小声,到最后是几乎没了音,少年却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别过头去望着别的方向。

“这怎么行,”雷狮勾起了唇角,便向远处坐在柜台前的店长打了声招呼:“这黄色郁金香怎么卖?我要一束!”说着,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钱包,开始数起了零钱。

付完了钱,他看着卡米尔熟练地处理着花茎,再将它们一一整理好用丝带扎成一束,那副专心致志的样子令他挪不开眼,就好似黑夜中的一道微光一般,没有那么的闪亮,却有着自己独有的光芒,努力得让人心疼。不知为何,他就伸出了手,想去轻轻揉了揉那人的头顶,去告诉他不用那么累———事实上他也做了,只不过做了前半部分而已,果不其然就收获了对方好奇的眼神,只得尴尬地回答:“没什么。”

终于,花包装好了,卡米尔尽职尽责地细心讲解了该如何养护花朵。半倚在门口目送着对方的离去,没有任何缘由的,手却不由自主地触碰对方刚刚抚摸过的地方,尚有一丝余温。

他在此时此刻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在心中滋生蔓延着,如同野果子一样,酸涩中却夹带着甜蜜。

那种感情,名为【爱】。

是他从未敢去奢望过的东西。

 

 

 

 “数学老师叫你到办公室去。”一名并不熟悉的同班同学对卡米尔脾气很臭地这么说道,但是实际上这个班级里的人都是他所不熟悉的。

办公室中只有雷狮一个人,虽然快步入3月了,但是依然还是开着暖气,卡米尔叩了叩门得到允许后便进来了,对方尚在批改作业,他的目光落在了窗台边那束插在玻璃瓶中用水被养起来了的黄色郁金香————不错,正是昨天那束。

“你昨天课没听吧。”雷狮头都不抬,冷不丁就来了这么一句。

“…………”确实是事实,卡米尔也无法反驳,只好乖乖闭上了嘴。

“逆命题和逆否命题,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错啊,还真不像你啊。”对方停下了批改,抽出了作业本指着那几个鲜红的划痕道。

对方停下了批改,反倒是就着错题讲起了解题思路,顺带提了提昨日课上的知识点,卡米尔听着对方细心的讲解,脑中不由得再一次浮现昨天的情景,想到某些不好的东西时,下意识偷偷抬起头看了眼对方,却不料被雷狮抓了个正着。

“专注一点啊!”雷狮拿着笔不轻不重地敲了敲卡米尔的脑袋,看着对方吃瘪委屈却又不敢言的样子,扬起了嘴角,心中却是浮现了坏点子:“给你出两道题目检验一下好了。”

卡米尔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警铃大响,提醒着自己要时刻保持谨慎,以他对于对方的了解来说,不可能是那么简单,若是没有诈,才是称得上奇怪。

“我爱你。这句话转逆命题怎么说呢?”一出声就投下了巨大的深水炸弹,看着对方玩味的笑容,卡米尔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别的乱七八糟,硬生生正儿八经地用着僵硬的语气回答:“你不爱我。”语气却是莫名让人感觉有些怨念,但却又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样。

“如果有一个人爱你,那么这个人是我的逆否命题是什么呢?”雷狮将笔轻敲着桌面,饶有兴致地等着对方的反应。卡米尔本身数学就不错,只不过恰好这次没听课而已。经过先前的讲解与点拨,现在一听到这题目,却是很快地做出了反应,条件反射地回答:“如果有一个人不爱你,那么这个人,不是我。”口气莫名的肯定,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是被人耍了,脸刷得一下就变得通红通红的,倒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

“失礼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老师我就先走了。”卡米尔羞愤得不行,此时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他更加确信了眼前这个人只是想耍他,觉得好玩非常恶趣味而已。

“别急啊,还有事要和你讲。”雷狮仿佛无事发生过一样,伸手拉了拉对方的衣角,示意他坐下,又悠哉悠哉地从文件夹里抽出了一张表格纸,指着上面几个字说:“家访,这周六下午一点到你家,没问题的吧。”

“没问题,但是…………”卡米尔吞吞吐吐地讲着,有什么事难以启齿一样。

“但是你家没有家长,是吗?”说着便低声笑了笑,“这不是家访的重点,要谈和你谈也是可以的。”教师拧开笔盖,开始往那张表上填写起了信息,卡米尔知道自己是没有余地去拒绝了。对方忽然想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你不是之前记得走吗?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啊、好,谢谢老师。”卡米尔起身出了办公室,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仿佛像是解脱了一样,长呼出一口气。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瓶子药,倒出来两三粒吞了下去。

办公室里的雷狮浏览着卡米尔的学生信息,当扫到后面几行的时候,他关掉了页面,微微眯了眯眼。

 

 

 

【点我上车】 

 

 

 

之后接连的一整个礼拜,教室里的那个角落,却是空落落的,略显突兀。所有的日常依旧如以往一样,仿佛这个教室里从未有过这个人一样。

雷狮看着出勤簿上一整个礼拜的空缺,不由得皱了皱眉,脑中浮现的却是上周末发生的糟糕的事情,这一切却是犹如一团黑雾笼罩着他,挥之不去。

周六,那日是阴天,黑沉沉的天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空中犹如打翻了墨水瓶一般,预兆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雷狮再一次踏入了这个破旧的小区,还是凹凸不平的道路,还是高高低低的楼房,还是那股刺鼻的酸臭味,谈不上熟悉,也不算陌生。

他轻车熟路地爬上三楼,家门没有关,而是虚虚的半掩着,没有任何提前的招呼,他直接推开了门,客厅里却是空无一人,却不是上周那样的狼藉一片了,变得干净整洁。

忽然一股烦躁的心情在雷狮心底蔓延扩散,没有一丝一毫的由来可言,他就是感到十分的郁燥,阴沉着脸朝里面的卧室走去。

刚踏进卧室,扑面而来的就是郁金花的香味,仔细闻或许还能够嗅到一丝残留的朗姆酒的味道。窗帘被拉得死死的,房间的主人却是把自己裹在被窝里缩成一团,装作没有听见任何动静一样。

燥郁再一次涌上心头,雷狮一把掀开了被子,揪着对方的衣领,死死地盯着那人,隐忍着怒意,一字一顿地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卡米尔早就料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回应,咬了咬唇,垂下了眼帘,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雷狮松开了紧紧揪着领子的手,忽然笑出了声,他在那一瞬间明白对方知道了些什么,好气又好笑道:“何必如此啊,卡米尔。”

“您明知如此,还…….”卡米尔突然开口,冷不丁地说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这又如何,”雷狮嗤笑着,“难不成你在意?”

“没有,大哥我……..”一个着急解释,却脱口而出了那个本应不会被提起的称呼。

不错的,两人确确实实算是兄弟关系,两人从一开始都便是知情的,只不过都不会刻意去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说白了就是心照不宣的事实。

气氛变得沉默,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这个并不大的卧室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只有窗外传来的雨声,淅淅沥沥地下得越来越大。

卡米尔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他微微张了张口,闭上了眼,仿佛豁出去了一样,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不值得……..您这么做……….”因为在这个社会上,我只是一个注定会被贴上无能标签的Omega,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虽然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但是也都是心知肚明的。

心中刚刚遏制下去的躁动再一次被触发,雷狮不悦地看着眼前坐在床上的少年,眯起了眼睛,低低地冷笑了一声,开口道:“不值得?每个人的价值不过在于他自己对自己的看法,如果连你自己都认为自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活该活在这社会的底层!”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讲如此言重的话语,可不知怎么的,说出来之后确实痛快了许多。

“…………”卡米尔只字未言,雷狮的态度却没有些许改变,他知道,他所喜欢着的卡米尔,绝对不会是一个懦弱的人,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也比任何一个人厌恶自己无能。

“…………..”真正厌恶着我的不是别人,而正是逃避现实的自己。

他厌恶自己的懦弱与无能,他想要能够和眼前的人一样闪闪发光,可是命运是残酷的,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雷狮打开了他的囚笼,一步步诱导他,让他挣脱开这个束缚了他十几年来的枷锁,把他从这沼泽之中救出,擦去污泥,细心打磨。

 

 

 

两人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也没有任何一个除了当事人之外的亲友知晓,当然也没有这个必要。

一切还是照常运转着,上学、放学、工作,除了现在卡米尔偶尔会留宿雷狮家中之外没有多大的改变,毕竟这些都是形式化的东西而已,过着很简单很普通,却是幸福的日子。

但是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该知道的总是会知道的,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哪怕未来有多么的令人迷茫恐惧,它始终在那里等待着你。

最开始只是因为卡米尔脖子上的痕迹,令人浮想联翩,暗地里八卦着的多了去了,况且平时也是如此,也就没有必要在意了。

“巧合”发生了,同学很快就看到他们的班主任的背上的抓痕后,一切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小道消息传得飞起,说是偶然自是没有人相信的。

一传十十传百,校园整个都被传遍了之后,终于被传到了领导的耳中。

一纸调遣书来得是快得不得了,雷狮也从未见到效率如此之高的领导,在此之前,可是连一份报告都要走形式至少一个星期的,而现在,出不了两三天,他就得卷铺盖走人了,还真是嘲讽啊。

“喂喂,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啊。”雷狮好气又好笑,此时此刻他正在自己家中的客厅里,卡米尔就坐在与之相对的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我只是调走了而已,不用那么担心。”雷狮无奈的上前抱住了眼前的人,熟悉的信息素涌在鼻尖,让人感到无比的安心,他轻轻抚摸着卡米尔的头发,从发旋一直到发梢,柔软的发丝服服帖帖地被顺过,手感极好。

卡米尔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想说的话到了嘴边,最后却是化为一声叹息。

了解自家恋人脾气秉性的雷狮自是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你又想说自己带来了麻烦是吧。”在很多时候,真的是傻得不行啊。

“嗯。”卡米尔闷闷地应了一声,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事实毕竟是事实。

在这个社会之中,哪怕是AO,同性恋也依然是不被法律承认的,更是世人所唾弃的人群,而这当中,大部分会被当做过错方的便是Omega,看上去的不平等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嘲讽着那些口口声声说着“平等”的官员。

雷狮非常明白,其实他只是简单地被调遣了而已,最多就是被无关紧要地讲上那么几句而已,而卡米尔将要面对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他不仅仅是要承受着流言蜚语,更是会被校方一句美其名曰的“整顿校纪校风”随时可能会面临着被退学,何况校方还不知道他是一个Omega,而并非是Beta,若是被得知欺瞒,恐怕退学就会是实锤了。

卡米尔也很恐惧,他害怕着,也不能够理解,这些一切都不是他能够决定的,做什么也是无用功,他甚至开始想,若是能够回到一开始,让一切不要发生,这样不会拖累对方,也不会让自己困扰。

前进的你与停下脚步的我,我依然无法率直地将整个内心转述出口的我。

真是个天生的胆小鬼呢。

“别想太多。”雷狮在卡米尔耳边低声呢喃着,“我从未后悔过。”从未后悔过这般的作为,从未后悔过如此的放纵,只要是你,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这句话仿佛一根定海神针一般,让卡米尔整个人冷静了下来。

“我会回来的。”他用着很笃定的口气,宛如这是事实。

世界上只分为两种事,一种是偶然,一种是必然。

他们的相遇,不属于任何一种。

那是必然的偶然。

 

 

 

先前也有说过了,事实总是与愿望背道而驰的。

雷狮被勒令调去的学校是一个寄宿制的学校,而卡米尔也并没有收到料想中的退学予告,只是得到了德育处的一份警醒公告,而他是一个Omega的事,也并没有被发现,这件事也就这么无关痛痒的过去了。

办公室被整理得很干净,窗台上的郁金香被留了下来。

那天,是雷狮离开的第一天,花开了。

金黄的郁金香绽放得灿然。

之后,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个人宛如一道流星一样,划过卡米尔心中的那片黑夜,带来的光明也只是一瞬,流星划过后,知晓了光明的黑夜,更加凸显出它的漆黑一片,被困于这片绝望的爱之中。

本就不在意他人对于自己的评价的卡米尔也是自动过滤了周围的冷言恶语,其实他也没有再和雷狮见过一次面,没有任何原因,仿佛那天说过的话都是假的一样。

渐渐忙碌的学业还是让卡米尔无心去胡思乱想着些什么,他和所有普通的学生一样,专心于学业,准备着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

他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在一个离花店不远的大学城里,学校算不上特别好,但也不差。

高考结束那天,他回到了花店,却见不到店长的身影,只有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你觉得有必要,放纵也无关紧要。

我要出去旅行了,店就交给你打理了。】

7月的天气尚未十分炎热,却也未显得凉爽,卡米尔坐在花店外,有着棚子遮挡的阴凉,膝上摊着一本书,很是惬意。

“老板,绣球花怎么卖?”一个声音打破了这番宁静,很是熟悉的口气。当卡米尔顺着声音的来源寻去的时候,却是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雷狮背着阳光,一脸得意的笑容望着他,紫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褶光辉辉,卡米尔望着不由得愣了神。

刹那之间,雷狮向前拉起了坐在椅子上的卡米尔,原本放着的书本掉落在了地上,他毫不犹豫地直接亲了一口上去,打了个措手不及,满意地看着卡米尔脸色渐渐染上了粉红。

卡米尔低着头,偷偷用余光瞟着眼前的人,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吧。”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那人圈住了卡米尔,闻着最熟悉的信息素,让人不由得安心了下来。

“嗯…….”被圈在怀中,卡米尔只是闷闷地应了那么一声。

郁金花的枯萎,绣球花的绽放。

午后,花店,老师与他最喜爱的学生。

于此时此刻此地放纵。

纵使有万千阻挠,纵使有再多不舍,一切都会被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如果放纵是一种过错,那么便愿意错上一辈子。

这是爱。

希望之爱。

 

 

————————————END————————————

 

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说明一下吧,黄色郁金香除了象征着友谊爱情和亲情,还象征着绝望之爱

而绣球花象征着希望之爱

车的结尾,三个英文单词是名字,是堕天使

Chessia代表着魅惑,Samle代表着欲望,Sera代表着绝望

一个单方面救赎的故事,感谢能够看到这里,我也觉得我写得太长了会被嫌弃死的

希望食用愉快

 

 

 

 

 

 

 

 

评论 ( 26 )
热度 ( 2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