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闻绝】Love Again

·闻绝产粮小组第一次活动作业

·关键词:绑架 愚人节 记忆 

·黑道闻香识x普通人小绝

·1~3段BGM:有点甜(汪苏泷)

 后文BGM:Love,Again(Sona)

·这里的游乐园是指魔都的锦江乐园哦w

·吃粮愉快~

 

--------------分割线--------------

 

四月一日,愚人节,一个令人厌恶的节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节日啊。

小绝一边把玩笑短信删除,一边腹诽。

修长而白净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倏地停在了一条短信上。

「闻香识:今天一起去游乐园玩吧,下午一点我到你家楼下接你。」

 发送时间是早上九点四十三分。

小绝看了看手机上所显示的时间:11:17。

应该还来得及准备。小绝咬着嘴唇,大脑飞速思考着,打下了这么一行字。

「小绝:好,过会儿见。」

正当小绝准备关掉手机的时候,手机忽然一震。

「闻香识:好。」

「闻香识:晚饭带你去吃你上次想吃的那家店。」

看到这条消息,小绝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诶哟,这个香香,上次还说不会带我去吃呢,这个香香啊。”虽然暗自吐槽着闻香识,但脸上却洋溢着不可抑制的笑容,满足地关掉手机回卧室换衣服去了。

 
 

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小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穿着一件米色高领毛衣,外面搭着的是闻香送他的灰色风衣,下身配了一条牛仔裤,满意地点了点头。拾掇完自己,离见面时间还有13分钟。小绝拿上钱包和手机后就匆匆下楼了。刚走到楼下,就看见了倚着车门,低头玩着手机的闻香识。

他今天穿了一件皮革外套,内里搭着的白衬衫,使整个人更显挺拔,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地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忽然对方抬起了头,望向了自己,微微笑了笑,开口道:“啊,小绝,上车吧,我们走了。”

“嗯!”小绝也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左手边的闻香侧身替他系好安全带,又在他嘴角轻轻啄了一下,便转回身去发动车了。

“出发吧。”

 
 
 

游乐园里,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流动的,其中不乏有乘着周末放假来的情侣,更多的则是一家三口。

“果然周末魔都哪里人都多啊,尤其是游乐园......”闻香识望着游乐园拥挤的人群,不禁感慨。

“今天还好吧,哪怕是工作日游乐园里人还是很多啊。”小绝不以为然地随口应了一句,手上忽然被人牵住,手心传来一阵阵温热。

“你手真冷啊,牵着,不会丢。”闻香一边说着,一边更加得寸进尺地扣住了对方十指。

“上海天气时冷时热的,倒是你只穿了这么一点就出来。”小绝缩了缩脖子,试图用高领毛衣来掩饰一下自己泛红的脸庞。

忽然,旁边跑过一个小孩,兴许是跑得太快没有看路,直扑扑地撞进了小绝怀里。后面紧跟着的是孩子的母亲,她一脸歉意地拉过自己的孩子:“抱歉啊,我们孩子太皮了,没看路,不要紧吧。”

“啊,不要紧的。”小绝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闻香识望着那对母子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开口道:“诶,小绝,你说以后我们要不要去领养一个孩子啊,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小绝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绯红,“香香,你在说什么啊......”

闻香识望向了小绝,眼神里包含着许多复杂的情感,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诶对了,香香,我们去玩什么啊?”小绝撇过头去,试图转移话题。

闻香识露出玩味的微笑:“鬼屋怎么样?”

“啊?!不要啊!”

 
 
 

小绝独自一人坐在鬼屋对面的长椅上,低头看着手机,同时暗暗道:“辣鸡香香,明知道我怕鬼屋,还带我去,辣鸡!我要写长微博婊他!”

半小时前,他和闻香识从鬼屋里出来,闻香出去说给他买水去了,可这.......买水的时间也……太长了吧……

小绝撇了撇嘴,走到了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地方打算拨电话给闻香识,电话却总是拨不通,依旧是那一阵“嘟嘟——”的忙音。

“这个香香,怎么搞的啊……”

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绝十分警惕地转过身去,不料却被身后的人当头一棒敲了下去…………

 
 
 

嘶…………脑袋好疼…………这里是哪里啊…………

小绝睁开眼睛,一脸迷茫地望向四周,自己的手脚都被捆绑了起来,嘴也被上了封条。抬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却是一脸笑意的闻香识。恍如沙漠中见到绿洲的探险者一般,小绝内心一切的不安全被消除,只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爱人,是他的闻香啊。

小绝眼中闪烁希望的光芒,相信着眼前的人能够拯救自己,下一秒熟悉的男声在耳畔响起。

“醒了?”闻香识一脸笑意地望向了小绝,“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是先听我讲完好嘛?”

小绝眼神晦涩不明,封条令其无法开口说话,只得点了点头。

 
 
 

 

“首先,绑架你是我策划的,我不是所谓的普通大学生,我是……黑道上的人……”闻香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开口道出了真相,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着。他看着小绝瞳孔收缩,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眼神中最后一丝的光芒,也灭了。他明白,在他说出这些话之后,注定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么想着,闻香的语气放松了下来:“我知道单独跟你说这些你肯定不会信,所以只能用这种极端的手法了,接下来,听好了。”

小绝惊恐地看向了闻香,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有什么弄错了,这只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对吧,你告诉我啊。

 
 
 

 

“小绝啊,你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其实我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记忆上有一种特殊的疾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记一些事,而忘记的不是别的,是……有我存在的记忆啊……”闻香顿了顿接着道,“一开始是每隔一年,后来变成了半年,再到现在,仅仅只有三个月啊……”

“我算了一下,最近估计你又要失去和我有关的记忆了呢,我又会变成你眼中的陌生人了啊。”闻香这样说着,脸上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指甲却因紧握成拳的手势而深深嵌入肉里。

闻香缓了缓,欲言又止地吐出最残酷的话语:“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假装不认识你,再让你重新爱上我,太累了……”

他看到了小绝灰暗的表情,嘴角扯出一丝苦笑,闭上了眼。

“我找过许多专家,却最终没有任何结果。而现在,我真的受不了了啊,我有一种方式,可能会让你的记忆恢复正常,也有可能依旧犯病。我怕你不同意,只能用绑架你的方式了啊。”

“所谓的方法,那就是——”

“那就是通过外界让你强制性的失忆。”啊,最后还是讲出来了啊,这种话,他会恨我的吧,一定会的吧。

大不了再重新来过罢了,反正……都多少次了啊……说能割舍,那都是假的啊……

 
 
 

 

当看着闻香派人把那种试剂注射进自己体内,说不害怕那都是假的。

但是小绝信任他,信任他的闻香,相信他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但是……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恐惧啊……身体还是会不受控制地反抗啊……

“你爱他吗?”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阵声音。

在说什么笑话啊,能不爱嘛,不爱的话我为什么要为他付出那么多,承受家里的压力和社会的舆论啊……

“那就接受现实吧”

少年忽然放弃了挣扎,任由走来的医护人员对自己进行摆布。

 
 
 

 

刺鼻的消毒水味灌入了小绝的鼻腔,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坐在他病床旁边的,正是闻香识。

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是好笑呢。小绝暗自想着。他努力抬手碰了下闻香,对方抬起了头,那双再一次充满了光辉的眼睛望向了自己。

“小绝……你……还记得我吗……”对方小心翼翼,而又欲言又止地将话语问出了口。

小绝看着对方好笑的样子,忽然想到今天是愚人节,有些顽劣地想看看自家恋人被开玩笑后的表情,便冷冷地开口道:“你是谁?”

抬头望去,对上的是闻香识一脸失望的表情。

小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可能还会再忘记你啊。”

傻瓜。


--------------------FIN--------------------

 
 
 


评论 ( 4 )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