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闻绝】时间的轨道

·闻绝产粮小组五月第一次题目,关键词:我们终究会相遇
·闻绝粮,想吃别的CP粮的可以不看了,这不计入我这周的更新,只是作业x
·赶上死限啦,提前祝病哥生日快乐,本来打算定时发送的,奈何电脑坏了x
·这是HE哦,不是BE,哪怕设定那么虐ORZ
·能接受的话继续?

————————————分割线————————————

在无数万光年后,我们终究会再次相遇,哪怕有悖时间。


First Meetion

小绝第一次遇见闻香识是在一家咖啡店里,自己不小心把咖啡泼到了对方身上,对方脾气很好,并没有计较,而是温柔地看着自己,笑着说没关系,语气中有些许的落寞与不甘。
小绝却并没有发觉什么,但在很久以后的回忆中,他却蓦然发现了曾经的一切。
一来一回地这么一弄,两人却是莫名其妙地就这么聊起来了。
为了表示歉意,小绝想请闻香喝杯咖啡,而闻香笑了笑,叫来了服务员。
“一杯拿铁,半糖,一杯焦糖玛奇朵,去冰半糖。”温柔地声音在耳畔响起,小绝愣了愣。
闻香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喝焦糖玛奇朵,甚至还知道要去冰半糖。
他不得而知,闻香神色略显慌张,显然是发现了自己下意识地举动会让对方所产生疑惑与误会,同时他脖子上挂着的链子却是露了出来,上面是一枚戒指,而戒指上刻着的字母却十分清晰:
xiaojue
小绝名字的拼音。
这一切把之前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小绝忽然意识到,面前这位青年是自己未来的恋人。
时间穿越的技术受到了广泛的普及后,现在不乏有人选择穿越到过去旅游,很明显,闻香也是其中之一。
闻香看到小绝整个人忽然呆住了,不知为何脸瞬间通红通红的,羞赧不安地绞着双手,立马明白了什么。
他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摘了下来,替小绝戴上。
闻香用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了小绝,柔声说道:“我要先走了。”
小绝缓过神来,胡乱应了一两句。
闻香抿着唇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这条路,我走完了啊…………


Second Meetion

小绝第二次遇到闻香,是在市中心的公园里,而当时的小绝则是在公园口的早饭摊位上,措不及防地和闻香打了个照面。
自从上次匆忙的照面之后,小绝没有把项链摘下来过,而是低调地一直戴着。
闻香依旧一脸温柔地看着他,一如之前一样,脖子上却是戴着另外一根项链,银色的情侣戒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刻着耀眼的文字:wenxiangshi
“闻香,你上次送我的项链,我……”
“不用还,这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我……”在得知了自己未来的恋人竟是一个男的后,小绝有着与大多数人一样的惊讶,不是对于同性恋的歧视,仅仅是短时间内接受不了而已,闻香也看得出来,他没有说什么,眼神晦暗不明,却是笑容满面地说:“小绝,去我家打游戏吧。”
“啊,好。”
两人便来到了闻香租的一个小屋子,屋内装饰温馨,收拾也十分的整洁,从很多细节中可以看出,这是两个人居住的房子。
“香香,还有人和你合租?”
闻香去厨房给小绝倒了杯水,听到他的疑惑,笑了笑说:“‘合租’的人不就在我眼前吗?”
小绝立马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一时间愣了神。
“好啦,别愣着啦,去里面吧,我开好空调了,陪你打排位。”闻香笑着摸了摸小绝的头。
闻香看着小绝沉浸于游戏之中,一时间放松了下来,十分认真的脸庞,眼神中满是悲伤。
很久以前的你,是否也是这样看着我啊……


Eighth Meetion

在此之后,小绝又在不同的时间点上遇见了闻香,这一次的相遇,却是处处惊吓。
此时的小绝正在与闻香初次相遇的咖啡店里闲坐着,就看见窗外有一个疾跑着的的人影———不用怀疑,那就是闻香识。
小绝抛下了没喝完的咖啡,冲出了店面,追向狂奔中的闻香,跟着他左拐右拐拐进一条又一条的小街。
当闻香停下来的时候,面前是两位走在街上的青年,一辆卡车正要撞上的时候,其中一位青年将另一位青年的手一拉,企图避开灾祸,而闻香却是仿佛无意一般的将拉着的手打开了,那位青年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在一旁的小绝却看得清清楚楚,他将闻香识拉到了一边,小声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闻香叹了口气,低沉道:“那人是穿越时间而来的,是来救他的友人的,若是这么做了,会导致原本的时间轴混乱,甚至会有生命因此消失。而这也是我的职责,阻止时间轴混乱事件发生,因而知道每个人的命运。”
小绝吃了一惊,他有想过为什么闻香一直都在时空旅行,却没想到答案是如此。
“那就是说.......你会成为时空中永远的存在是么……”
“理论上来说是的。”闻香无奈地笑了笑。
“那你已经活了多久了啊……”
“我自己也不记得了啊......327?好像是......”
永生,听上去好像很美好,实际上也只有永生的人,亦或者也不能称之为人,才会明白其中的痛苦。
等待着的只有无尽的寂寞,天天看着人来来往往,在身边聚了又散,活着又相继死去,何谈快乐?
小绝自是明白这个道理的,那么,在自己死去的时候,闻香还活着是么…………
“不说这些了啊,你想知道具体的话,下次见面再说吧。”闻香的眼神暗了暗,随即又恢复往日的温柔。


Nineth Meetion

小绝一同往日一样在闻香家里打着游戏,自从去过闻香家以后,他就把钥匙给了小绝,而闻香一直都和小绝不处于一个时间点,自然是无法相遇的。
而就是这样,偶尔也会有时候碰到他,这次也属于少数的一次。
打游戏打得正入迷的小绝并没有发现闻香正站在他的身后,闻香无奈地拍了拍小绝的肩膀,小绝被吓了一跳,手上的操作也随之一顿。
“啊啊啊!!!香香!!!要死了要死了啊!!!”
屏幕上晃晃悠悠地显示出了“GAME OVER”的字符,耳机中传来的是朋友揶揄的声音。
不满归不满,毕竟这是好久未见的恋人,相比之下游戏并不显得多么重要了。
小绝忽然想起了什么:“香香,你上次说这次见面要和我具体解释来着啊?”
“上次?上次不是.......”闻香愣了愣,一脸茫然,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哦,你说那次啊......”
闻香将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扯了出来,道:“看见我脖子上的项链了么,那就是预言者身份的证明,每一代的预言者都有这么一根项链,由上一任送给下一任,上面挂着一枚戒指,戒指附有魔力,里面会刻上持有者的姓名的拼音或者是字母。”
“啊?项链,你之前有送过我一条来着,我一直戴着。”小绝也扯出了自己的项链,“那就是说......”
闻香瞳孔在一瞬收缩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正常道:“嗯,就是说你也是预言者,只不过你不自知而已。”
“对了,闻香,你今年几岁?”小绝心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326。”
果然。
“怎么了?”闻香也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劲。
“闻香啊,一个月前见你,也就是12月,你说是327岁啊,现在是一月,新年刚过,年龄不增反减了,你是不是——”
“有什么没和我讲啊。”
闻香愣了一愣。
没想到,最终还是要知道的啊…………
“那个,小绝啊,时间不早了,睡觉吧。”闻香决定扯开话题,毕竟这件事,他已经告诉过小绝了,绝对不是在现在该讲的......
“哦。”即然闻香并不想说,小绝也不会强迫他说
他相信他,自有不说的道理。


Fifteenth Meetion

在小绝知道自己在无意识中被闻香认定为了“下一任”的预言者,或者说就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于是,为了熟练业务,小绝也和闻香一起试着尝试挽救时间轴,对于这个行为,小绝吐槽说跟个拯救世界似的,闻香表示并没有什么毛病。
这次的相遇却没有任何的工作成分在内,就是踏踏实实的约会。
一整天逛街买东西玩下来,很是愉快,末了,小绝却忽然问了一个很久之前的问题:
“香香,你今年几岁啊?”
“324岁啊,生日还是你帮我过的啊,怎么转眼就忘了啊……”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香香,”小绝忽然停住了脚步,“告诉我,我和你的时间轴,为什么,时间对于你来说......是在逆流......”
闻香识无可奈何,也只好说出实情:“不是逆流,而是————”
“完全相反。”
这四个字由于千斤之重压在了小绝的身上,他自是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也想起了以往。
初见时闻香的不甘心,对自己的熟知,以及将项链送给自己。
和自己说下次见面再说,对于他来说则是已经告诉我了是么…………
这意味着,小绝和闻香之间的关系,不会越来越好,只会越来越淡,如同茶一般,几经冲泡,早已被磨去原来的味道…………
若是走完这段时间轴呢…………还会相遇吗?
答案自是否定。
如同永不会相交的线一般,各自向前走去............
他无法改变这个事实,除了接受也无可奈何。
时间是苛刻严谨的,是不留情面的。
谁也不能去改变它,哪怕是神明。


After That

再后来闻香和小绝相遇的时间间隔被拉得越来越长,一开始是几个月,后来是一年,再后来甚至是好几年十几年没有相见。
得亏两人都是永生,否则这又怎么可能呢。
自从知道两人时间轴相反后,小绝选择了接受现实,在那之后的相遇,就如预料中的一样,闻香变得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他却一如往日一样,如同当年的闻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故作轻松地面对着越来越年轻的闻香。
直到这么一天,小绝和以往的闻香一样,残酷的告诉了并不知道一切的闻香时间轴的事实。
一切都结束了啊…………终于............接下来的你会是不知道现实,与自己保持着朋友的距离的你了么…………
小绝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
太残酷了。为什么我们的时间轴注定相反…………


The Last Meetion

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啊。小绝这么想着,走在泥泞的街道上。
之前有听闻香讲过对于他来说,两人第一次相遇的事情。是在一个雨天,一个公交站,当时他没带伞,小绝给了他把伞,而伞柄上,则缠绕着那根项链。
小绝拿出了事先用能力锻造出的项链,放进了口袋里,撑着把黑色的大伞,走向了那个公交站。
他混入了等车的人群中,假装无所谓一样的和闻香寒暄聊着天,形同陌路。
在闻香等到车,将要离开的时候,小绝将手中的伞递了过去,伞柄上是早已绕好的项链。
对方客气地道了声谢,转身离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小绝望着那个坐在公交车上远去的身影,泪水混进了雨水里。
你看,多么理所应当啊,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样,早已知道了一切的结局。
这段路,我走完了啊,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只是那段路,就由以前的我来陪你吧…………


Finally

棕发青年温柔地笑着,张开了双臂,面向着黑发青年。
黑发青年毫不犹豫地迎上了对方的怀抱。
我们终究会再次相遇。
哪怕有悖时间。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喜欢的话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今晚肝不出双更了ORZ,这篇严重爆字数,赶不出来了啊OTZ放到周末啦
以后是每周三更了哟,最近贼忙,还有好多东西没弄QAQ

来补充一下设定好了:
时间轴相反梗,闻绝两人都是不会死的那种x严肃点来讲,两人是预言者,闻香是上一代,小绝是后一代,预言者是我自己瞎扯的x,这个职位可以知道所有人的命运,并且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穿越时空去修改弥补自己以前后悔的事而造成时间轴混乱,但是预言者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如何,传承全靠预言者用能力锻造出项链来传承,预言者在传承后会死亡,但是由于两人时间轴相反,就造成了双人预言者的现象,所以可以说两人不会死www
所谓时间轴相反,简单来讲,就是对于闻香的小绝第一次的相遇是对于小绝的最后一次与闻香的相遇,在走完这段时间后就再也不会见到彼此,直到天崩地裂宇宙毁灭再重塑也不会,但是结局我并没有说是怎么相遇的,大家可以尽情猜测233,反正挺猎奇的
这不是星际文,只是时间穿越技术受到了普及,很多人都有能力穿越时空

有空的话我把这篇或许会扩写一下?

最后提前祝病哥生日快乐www但是估计你看到的时候已经到生日了吧233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