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内含:
凹凸相关 全职相关 12T相关 欧美相关 唱见相关 微博:@千叶秋竹_いすみ
B站:@千叶秋竹@千叶秋竹_いすみ
点梗常年开放,可私信
禁止转载!!!!!!!!
拒绝白嫖
近期本子筹备中
头像是@霏茶画的
CP是@岁岁平安,绑画是@Saq

【陆散】旅人

·陆散哟,并不是点梗的那篇OTZ
·旅人嘛,很好理解的,就是环游世界到处去玩的那种人,不过都是独来独往
·是糖,不是刀子,TE
·然后我用了集训小组写闻绝的题目写了陆散,整体感觉也是那种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啦,里面除了旅游景点,习惯关系啥的都胡邹的,所以不要问我哪里的梗了ORZ
·配合使用的BGM:马德里不思议———蔡依林
概念BGM:活动小丑———茶理理【主要是那种调子,跟歌词无关】
·三色堇花语:请思念我

————————————分割线————————————

我在北纬55゜的莫斯科迎着寒冬,你却在南纬33゜的悉尼如沐春风。



在陆夫人看来,在异国他乡能够遇到友人,是不可思议的。
然而事实却发生了。
马德里是一座附有魔力的城市。
一点儿也不错。
陆夫人是在马德里的街头遇到散人的,当时对方将护照忘在了旅馆里,和街头的警察在解释着什么。
他本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但却看到对方长着一副亚洲面孔,凑近一看,却发现对方十分熟悉,忽然反应过来是曾经的同窗好友,便上前替其解了围。
为表示感谢,那位青年在街头的一家咖啡店请陆夫人喝了杯下午茶。
“谢谢啊,夫人”
“不用客气啊,你是来旅游的?”
“是啊,接下来准备去巴塞罗那。”
“好巧,我也是,之前看你走的方向,是打算去公主街购物?”
“对啊,一年到头来不过回家那么几次,买些东西寄回家也算是纪念品吧。”
听到这里,夫人反应过来这几年的散人和他一样,都是寂寞的人,通过不断的旅行去感受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来舒缓心中的抑郁,这样的人要么无依无靠,要么就是心中有个结。
显然他属于前者,而散人属于后者。
但他并不打算八卦这些,两人也只是聊了些以前去过的地方,并约好一起乘车前往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距离马德里六百多公里,文化之城,因其浪漫而著名。
夫人和散人两人在到达这座城市时,默契地都选择了先去圣家族大教堂。
这座建造了一百多年至今尚未完工的天主教教堂,吸引着众多的游客,也是巴塞罗那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的设计师高迪,至死也没有看到它的完工。
为了省钱,两人也只租了一个讲解器,一个人听,然后口述给另一个人。
显然,他们并不像走马观花的普通游客一般,对于景点每一处自是做好了功课的,相关历史背景,两人都能聊上个几句。
出了教堂,两人决定去吃饭。在抵达巴塞罗那时已是下午,逛完圣家族大教堂,那肯定得是傍晚了。
夫人和散人身边的钱都不算多,像他们这样的人,平时经济来源都是比较微薄的旅行笔记的投稿的稿费,得亏两人都有些摄影知识,也曾出过相关的旅游书,经济来源相对也广了一些,但也不算多。说到底还是两个穷人。
像之前散人请夫人喝个下午茶,那都属于奢侈享受了,所谓晚饭的解决方式,那就是找家便利店买份盒饭解决,自是不会有钱下馆子的。
在匆匆忙忙地简单搞定了晚饭,两人就去找投宿的旅馆了。两人的好处就在于,平时一人住的最便宜的标间还浪费了张床,现在不仅不会浪费,还多了个人来平摊。



在巴塞罗那的第二天,两人是打算去参观同为高迪设计的三栋建筑:米拉之家,奎尔公园以及巴特罗公寓。
童话般的外貌,也使其成为了地标建筑之一,既然要去巴塞罗那玩,这几个地方是不能错过的。
浪漫的地方自是会吸引无数的情侣,然而此时此刻,夫人却拉着散人以防对方走丢,拿着单反到处拍着,两位青年就这样鹤立鸡群于情侣之中,不得不说还是有些许吸引眼球的,毕竟他们两人身高也不矮,都在一米八以上。
“夫人,我想吃那个。”散人指向了街边的一家冷饮店,满脸期待看着对方,夫人在无奈之下,还是答应了这个要求。
“要什么口味的?”
“香草的!”
在如童话一般的奎尔公园中,棕发的青年高兴地坐在长椅上吃着冰激淋,而一旁的青年无奈地看着他。
“夫人,看我干什么啊?”散人不经意间的仰头却对上了一旁站着的夫人的视线。
“没什么,你吃到脸上了。”陆夫人扭过头。
“欸?在哪在哪?”
“你啊……”夫人伸手将散人吃到脸上的冰激淋轻轻抹去,然后再舔去,恶趣味地看着对方瞬间变红的脸。
啧,真是傻蛋啊…………



巴塞罗那之行结束后两人都回了国,因为家乡都处于不同的地方,所以也没有见面,也就是发发短信偶尔聊聊天而已,在休整之后的旅行又回到了以前那样,仿佛这只是一场梦,但联系录里的人名以及聊天记录却告诉着彼此这是真实的。
啊,真冷啊。
在冬天却作死去俄罗斯的陆夫人这么想着。
华灯初上,陆夫人坐在莫斯科街边的一家便利店中刷着信息,一张照片映入眼帘:熟悉的身影站在海滩边,而图片的配字只有简简单单的“悉尼”二字。
夫人撇撇嘴,下意识点了个赞,然后万年不发朋友圈地夫人,却忽然发了那么一条———只是一行文字:我在北纬55゜的莫斯科迎着寒冬,你却在南纬33゜的悉尼如沐春风。
亲友的吐槽他没有去看,这时屏幕却显示有来电。
“喂———"
“嘻嘻,猜猜我是谁?”
“傻蛋,你不知道现在电话都有来电显示吗?”听着散人的声音,嘴上是吐槽,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真没趣,夫人,莫斯科那里很冷吧。”
“是啊,冷炸了,还下着雪呢,比东北冬天冷多了。”
“之前我问你去悉尼么你又不回我,让你作死。”
“因为我去过悉尼了嘛…………”
外面飘着大雪,而青年坐在便利店里,全无担心之意,脸上是宠溺的微笑…………



鬼使神差般地,从来不会重复旅行同一地方的陆夫人忽然心血来潮,又去了马德里。
走在曾经和散人一起并肩前行的街道,明明隔了几年了,却依旧感觉熟悉。
街边有一家小店,他被吸引住了,不由得生出了想逛逛的念头。
店主是一个女性华裔,人很好,而经营的这家店却卖着各式各样的明信片,印章印台,和纸胶带等等。
陆夫人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包中取出了一封信,买了张明信片夹在其中,又从门口摘了朵三色堇放在了里面,寄了出去。
收件人姓名写着:逍遥散人收


我带着爱继续向远方前行。



————————————END————————————

评论
热度 ( 18 )